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小说 >

堕天(谢羽笛原创作品)(五)

2020-02-23 13:01:16小说 56人已围观

亚巴顿右手握着草叉,左手握着匕首,两相交叉再次以力抗下血镰魔的镰刀,此时他已经
微微有些脱力,身上也有了很多镰刀轻轻一碰便会留下的道道血痕。
坚持了一个多小时了,亚巴顿履行着承诺,血镰魔始终没能跨过那条线,但战线却在缓慢
推进,看起来跨过那条线是迟早的。
这期间村民们也没闲着,有的绕过血镰魔直奔堕天城求援,有的回家翻自家箱底试图找出
个魔法武器传家宝来,有的跟着罗尼亚去跟帕尔曼帝国的守卫叫板。
被血镰魔巨大的力气推着,亚巴顿的后脚已经触到了他划线的地方,他突然爆发出一股巨
力将血镰魔的镰刀挡开,血镰魔被迫后退了一步,亚巴顿前进一步,再次摆好格挡的架势,挑衅
道:你再来啊!
血镰魔或许被亚巴顿气势所镇,或许也感到了疲惫,或许在积蓄更大的力量,在那一个小
时里不断挥舞的镰刀竟停下了片刻。
亚巴顿不敢放松,目光紧紧盯着血镰魔。
突然他发现血镰魔周身的黑色气流在向他的嘴部聚集,心道不好,这怕不是要出大招。
亚巴顿在过去也遇上过血镰魔,不过有红莲大剑在身,只要小心血镰魔的大镰刀,斩杀只
是分分钟的事情,从未拖延过这么久,也自然从未见过血镰魔的大招。
不过须臾功夫,那股黑气便汇集到极致喷涌而来,这种攻击肯定不能挡的,躲,往哪儿躲?
黑气的覆盖面积非常大,来势非常快,根本不是常人的速度可以躲开的。
亚巴顿双手大张,做好了赴死的准备,哪怕是用身躯阻挡,也绝不让你伤害我承诺保护的
人们!
斩!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年迈却雄厚的声音,一束光直射而来,如同一把利刃,将那股
黑气切成两半,黑气随之消散。
菲利普斯拄着至尊法杖一出现在村中便引起了骚动。
是帕尔曼帝国的大魔法师阁下!
我们有救了!
太好了!
接下来的事情毫无悬念,菲利普斯的至尊法杖在空中划出两道光影,不过两下便将这只难
缠的血镰魔解决了。
叔叔!加百列从菲利普斯身边奔到亚巴顿面前。
你搬的救兵?亚巴顿摸摸加百列的头。
加百列点点头。
亚巴顿笑道:好小子,你居然把大魔法师阁下给请来了。
亚巴顿,真是好久不见了。菲利普斯显然跟亚巴顿是认识的。
大魔法师阁下。亚巴顿恭敬地行礼。
菲利普斯看着加百列和亚巴顿亲密的样子:你的孩子?
亚巴顿愣了一下,目光闪闪躲躲,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声音略低地说道:我的。
黑猫舔爪子的动作顿了一下,又状若无事地继续,但他眼里的阴霾出卖了他。
菲利普斯笑了笑:跟你一点不像。
亚巴顿:“……”
不过主张灭魔无界限这一点跟你和路西法还有我是一致的。菲利普斯笑着拍拍亚巴顿
的肩膀,这孩子厉害着呢。
啊!叔叔你受伤了。加百列注意到亚巴顿身上的血迹。
亚巴顿赶忙拿块抹布胡乱擦掉血迹:没有没有,这是别人的。见加百列一脸狐疑,亚巴顿拍拍胸口:叔叔我可是刀枪不入的战神,怎么可能受伤!?
菲利普斯用法杖轻轻敲了一下亚巴顿的腿,他便脱力地跪倒在地,不禁哼道:就知道逞
强!
亚巴顿可怜兮兮地看着菲利普斯:孩子面前,给点面子?
面子有你小命重要!?床上躺着去,我帮你看看伤。菲利普斯举着法杖,连打带踹将
亚巴顿赶进村民提供的农舍里。
加百列觉得好笑又不敢笑,捂着嘴偷笑个不停。
大傻子。黑猫骂骂咧咧,一脸嫌弃看着亚巴顿所在的农舍。
孩子,猫咪,来吃点东西。罗尼亚给了加百列一块面包,给了黑猫一条小鱼干,略带
歉意,受魔物影响,博拉河出产的鱼越来越少,地里粮食收成也不好,森林里的动物差不多都
进了魔物的肚子,本想招待你们吃顿大餐的……”
姐姐,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,我不饿。加百列懂事地要将面包还回去。
黑猫叼着小鱼干,嘀咕着:小傻子,大傻子,真是绝配。
罗尼亚当然不会接受加百列归还面包,但加百列真诚的目光着实让她感动不已:小家伙,
你快吃吧,你这么小,身子底子肯定没我好,我饿上一两顿没关系的。
黑猫三下五除二吃掉了小鱼干,自顾自舔爪子去了,他才懒得理加百列。
加百列思考了一下,将面包分成了两半,一半递给罗尼亚:这样就公平了,谁都饿不着。
罗尼亚无奈地接了过去,顺带摸摸加百列的头:你呀……”
罗尼亚走后。
黑猫突然开口对加百列说道:我讨厌你。
加百列瞪着眼无辜地看向黑猫:为什么?
你欠我的!黑猫压抑着怒火。
……”加百列莫名其妙。
黑猫怒目而视:我讨厌你,你抢走了我的所有!
“……”加百列抿着唇不说话了,委屈的眼中开始有了泪光。
哭!就知道哭!黑猫身上的毛炸开,亮出爪子就要给加百列来一下,举到半空中却又
缓缓放了下去,转身跑了两步,回头看了一眼泪流满面的加百列,又扭头跑走了。
农舍里,菲利普斯为亚巴顿治疗着伤口:路西法这家伙当真是过河拆桥,当年要不是你
来说服我给堕天军团让了座城池,他也没有这么个根据地。
他作为上位者很多事情其实很无奈,我毕竟毁了他一条大型产业,这个惩罚在意料之中,
也在情理之中,好歹他没有对我赶尽杀绝。我还是得去东边看看,尼尔那小子要统领剑士团还嫩
了点,怕就怕他导致剑士团甚至是堕天覆灭。亚巴顿笑了笑。
菲利普斯一巴掌打在他的腰上:伤成这样,还想着去打海魔妖!
哎哟!亚巴顿哀嚎一声,伤得再重也得去啊,无国界保护人类可是我们堕天对你的
承诺。
菲利普斯叹了口气:要不是我那固执己见自私自利的儿子,我也不会成全堕天的。
至尊法杖发出的白光打在亚巴顿身上暖洋洋的,不一会儿伤口便痊愈了。
你带着个孩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菲利普斯明知故问,显然有话说。
刚才说了,往东走,阻止海魔妖。亚巴顿整理着衣装。
我挺喜欢那孩子的,你带着他不方便,不如将他交给我,我让他在魔法学院入学。
利普斯提议,他虽然还小但你得考虑一下他的未来。
亚巴顿低着头犹豫了片刻:我想,他的未来还是由他自己决定,他愿不愿意跟你,我们
征求下他的意见。
他个小娃娃懂什么。菲利普斯不甚赞同,不是你的孩子吗?你替他做了决定就行了。亚巴顿摇头:那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我抛弃了他呢?这个孩子心灵那么纯净,我想避免
任何可能伤害他的行为。
孩子不经历挫折怎么长大?你可以保护他一辈子,硬要说的话,你抗拒不了死亡的时候
是不是也是一种抛弃他的一种方式?
“……”亚巴顿无言以对。
大叔,你也不要我了吗?不知什么时候,加百列握着门把手站在门口,双眼红肿,哭
过的样子,亚巴顿以为加百列是因为听到了他和菲利普斯的对话而哭的,并没有注意到那个
字。
加百列。亚巴顿半跪下来,按住加百列的肩膀,与他平视,听着,人生大部分的道
路还是要自己走的。我要去对付海魔妖,那些海魔妖数量庞大,速度惊人,我不能时刻注意到你
的安全,我怕我保护不了你。你跟着大魔法师阁下去魔法学院,你可以在那里学一身本事,那时
候你就可以帮我了,好吗?
加百列不舍地看了看亚巴顿,揪着自己的衣角,半晌才缓缓点了点头:“……吧,我会
学着自己长大的
谢谢你,亲爱的。亚巴顿亲了一下加百列的额头,加百列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
容。
安排妥当,又休整了三天。
加百列呆在菲利普斯身边,乖乖给亚巴顿挥手告别。
好好在魔法学院学习,海魔妖一败退,我就来看望你。亚巴顿不舍地抱了抱加百列。
加百列露出担忧的神情:大叔,你要小心啊。
放心吧。亚巴顿拍拍加百列的背,往周围看了看,没有发现黑猫的身影,虽然有些遗
憾,但亚巴顿知道猫是一种自由的生物,他也不会一直停留在他们身边吧。
亚巴顿起身,将草叉往肩上一扛,出发。
看着亚巴顿远去的背影,加百列挥别的手缓缓停止摇晃,五指慢慢收拢握成了拳头。
菲利普斯向加百列伸出手,加百列犹豫了一下,牵了上去,他回头看了一眼亚巴顿英勇无
畏大步向前的背影,与菲利普斯一起向德拉德堡而去。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 1022 篇文章
  • 微信号:扫描二维码,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