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小说 >

堕天(谢羽笛原创作品)(八)

2020-02-23 13:03:48小说 160人已围观

左右两翼分散拦截海岸线!中间的,随我杀——”一个浑厚的声音如定海神针,扎入
了每一个剑士的心中。
是团长!亚巴顿团长!
团长!团长带着援兵来了!
团长来救我们了!
团长拿着草叉来救我们了!等等,草叉!?
浑身浴血的尼尔缓缓直起身子,看着马背上举着草叉,一叉一个海魔妖,如入无人之境
的亚巴顿,他的声音和他的身躯都在颤抖:团长……团长!
草叉在多次刺穿海魔妖以后,已经弯曲报废。
团长——”尼尔大喊,用尽浑身的力气将红莲大剑向亚巴顿掷了过去,你的剑——
接好了——”
亚巴顿看准时机,待红莲大剑从他身侧飞过,一把抓住剑柄,就势一个横扫,附带火焰
的剑气劈开骤雨,将海魔妖横扫一大片。
包围圈已破!受伤的剑士不准逞强立刻后撤!没受伤的掩护撤退!莫里森帝国骑士团
继续冲杀海魔妖!注意马腿护甲!有破损立刻后撤去营地更换马匹!一旦落马立刻后退,不
准恋战干扰骑士团冲杀!亚巴顿威武的声音像一道惊雷在整个海岸线的暴风雨中炸开,得
到整齐划一气势如虹的回答:是!
莫里森……骑士团?撤出老远的阿拉斯特尔回头看到援军,认出了那些骑士的服饰,
他们怎么会……”
我授意的。策马而来的路西法来到阿拉斯特尔身边。
黑色短发银色盔甲红色披风,这个干净利落像个普通帝国将军的男人就是路西法。
虽说这是莫里森帝国境内,但是已经花大价钱请了我们来消灭海魔妖,他们还需要亲
自出兵吗?阿拉斯特尔提出疑问。
路西法沉稳地笑了笑:你入堕天的时间太晚了,精彩的故事都错过啦,等亚巴顿讲给
你听吧。
阿拉斯特尔的心里像猫抓一样:路西法大人,你就告诉我吧。
不说了,这里有亚巴顿基本上没问题了,我去跟故人叙叙旧。路西法调转马头,在海岸的丛林里奔驰,不一会儿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我应该叫你父亲,还是国王陛下?路西法策马与年迈的国王并肩。
托普,我的儿子,这些年委屈你了。莫里森国王面露不忍。
可我得到了与你并肩的地位,不是吗?路西法从这里可以看到战场的全貌,当年
莫里森帝国内乱,魔物肆掠,那些夹在国与国之间的村庄城镇最是受苦。我以叛国之名将那
部分乱臣贼子带走,许诺他们金钱和权力,从而成立了堕天,我们成为游离于帝国之间无国
界消灭魔物的军团。后来得到帕尔曼帝国的帮助建立了堕天城,一路走来,亚巴顿是我的福
将,没有他也没有堕天的今天。
我听说你先前放逐了他。
这不是回来了吗?有的人你一句话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有的人却是刀砍剑刺也赶不
走。亚巴顿是个负责任的人,他不会对剑士团置之不理,更不会见死不救。
你这样对他岂不是太残忍了?
残忍?不,我这是在帮他啊,堕天内讧闹够了,也该有人胜出,有人臣服了。从今往
后,不会再有人看不起剑士团,也没人再敢去打剑士团团长这位置的主意,属于他的就该是
他的,谁拿走谁烫手。
哈哈哈……不愧是我的儿子。莫里森国王拍拍路西法的肩,大笑不已。
只是……”路西法的目光微微低垂,有些失落。
怎么了?
我想苏姗妹妹了。
莫里森国王心疼地搂住路西法的肩膀,以叛国之名带走乱军,路西法从此不能再名正言
顺踏入莫里森帝国一步,连去祭奠他早逝的妹妹都不行。
永远都……回不来了吗?明明知道答案,莫里森国王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路西法摇头:我是叛国者,堕天者啊,只能背负路西法之名到死,我会以路西法之名
葬在堕天城,或许我的魂魄可以飘摇千里回到纳迦尼亚城,再编一串月桂花环戴在苏姗的头
上。
托普……”情之所至,莫里森国王这样的硬汉也会落泪。
父子俩相拥而泣,不知下一次再见会是哪个战场,亦或是哪片墓地。
随着海魔妖的败退,暴风雨过去,大胜的军队在欢呼庆祝,篝火在喜悦地跳动,觥筹交
错欢声笑语渐渐远去,黑夜伴随着困意渐渐浓郁,黑暗中有个白色的身影渐行渐远。
父亲!加百列奔跑着想要抓那长长的白袍,哪怕是一个边角也好,可是任他怎么奔
跑,那个身影依然遥远,依然背对着他兀自远去。
不知哪里来的石头绊了加百列一脚,他狼狈地摔倒在地,再一抬头,却发现面前有一朵
花,应该说这是一串花,一串白色的形如铃铛低垂的花朵。
加百列抬头看向那只握着花茎的手,那是一只粗糙而充满力量的大手,这只手的主人面
孔隐匿在一团白光里,看不真切,一只酷似加百列身旁那只的黑猫优雅从容地在他们身边踱
步。
父亲!?加百列不是很确定这是不是他方才想要追寻的人,也不确定那只黑猫究竟
代表什么。
加百列伸出手并没有去接那朵花,而是想给他一个拥抱,可是——
突然加百列身下一空,他翻滚着从万丈高空跌下,一个错眼的功夫,白袍男人的背脊不
再挺拔,他佝偻着身子冲加百列颤巍巍地伸出手,却又在半路收紧握拳,缓缓收回到自己的
心口处。
——”加百列惊叫着从万里高空跌下,他极力伸手想要够到白袍男人,手指从他白
袍角边滑落,高空气流肆意玩弄着他的躯体,翻滚跌落皆不在他的掌握。突然一片片羽毛自他身后向高空飞去,又在气流的重重阻拦下打着旋缓缓下落,白羽漫
天飞舞,和着云端的艳阳构成一副凄美的图画。
这时,他才注意到他长着一对翅膀,一对圣洁美丽的翅膀,如今却在疾风地撕扯下支离
破碎,取而代之的是丑陋乌黑的羽翼。
啊!加百列惊叫着醒了过来,他摸了摸脸颊,已是泪流满面,高空跌落与翅膀破碎的
痛苦还残留在脑海。
你没事吧。上铺被吵醒的迈克倒吊着脑袋,担忧地看着加百列。
因为魔法学院人不多,宿舍都是双人间,可以相互照应又不会太拥挤。
黑猫不知从哪儿溜了进来,此刻也坐在床尾盯着加百列。
加百列抹了抹脸上的泪珠:我没事,只是做噩梦了。
你要不要喝点水?我给你倒。说着,迈克就从床上翻下来,赤脚踏在地板上发出一声
闷响。
加百列接过迈克递来的温水抿了一口:你上去睡吧,地上凉,我已经缓过来了。
迈克收回加百列手里的水杯,不放心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见他的脸渐渐恢复了血色,也
就关了灯放心上去睡觉了。
黑猫钻进被窝里,侧着身子枕在枕头上,近距离跟加百列说悄悄话:你梦到了什么?
我从天上掉了下来。加百列毫不隐瞒。
你果然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天使吧。黑猫说道。
为什么我会从天上掉下来?
上帝会驱逐天使,就像当年堕天的路西法一样。
驱逐?加百列想起那个白袍男人伸手想抓住他的动作,可是……”
你还看到了什么?
一个白袍男人,我觉得他是我父亲,可是他脸上一团白光,我看不见他的脸。
那就是了。你一定是天使,上帝的脸是被圣光笼罩的,没有人可以看见他的脸,你的父
亲就是上帝。黑猫解开了加百列身上的谜团,显得异常兴奋。
上帝既然驱逐他,又怎么会想要拉住他?还有,他真的是堕天的天使吗?
怀着这样的疑问,加百列合上了眼。
黑猫盯着加百列的睡颜,伸出收敛了锋芒的爪子,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,目光复杂,喃喃
自语:天使……”
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 1023 篇文章
  • 微信号:扫描二维码,联系我们